黄金发展期很遥远。蜻蜓,荔枝和喜马拉雅的下一个增长点是什么?
浏览:6 时间:2021-9-13

曾几何时,无数专家和学者热切地讨论了电子书的出现是否会使纸质书籍消失,数字阅读将取代传统的阅读方法。如今,电子书和纸质书籍仍然在不知不觉中被打败,但中国数字阅读的快速发展确实是一个不争的事实。

截至2017年底,中国移动阅读市场逐渐成熟,行业运营更加精细化。在线文献用户数已达3.78亿,比上月增长13.37%。直到今年7月,李智(原名荔枝FM),懒人听书等专业音频阅读平台已完成融资,而蜻蜓FM于2017年9月在互联网音响行业单轮创下十亿元最高融资记录。

频繁和巨额融资凸显了这个行业的繁荣。 2018年的增长率为39.5%,显示出音频阅读的巨大潜力。那么,什么使声音平台迅速发展?是什么吸引这些投资者提供大量财务支持?这些融资背后的行业是否正在蓬勃发展?

抓住供需矛盾,有声阅读蓬勃发展

要解决上述问题,请从什么是音频读取开始。所谓的音频读取是指通过诸如网页和客户端之类的技术,通过PC,智能电话,平板电脑,汽车,可穿戴设备等提供音频读取服务。内容包括小说,广播电台,原创音频和视频,新闻信息等。运营商也经历了从广播,CD-ROM,互联网到移动互联网的演变。此外,视听阅读的出现并非偶然,而是由于供求矛盾日益加剧以及新兴技术的出现而引起的。总结一下,有三点:

首先,读者对音频阅读的需求增加。随着社会的发展和科学技术的进步,人们的时间越来越分散,视觉功能被过度开发,市场对有声读物的需求越来越大。虽然这促进了以广播为代表的传统媒体的重新发展,但广播也有其缺点。它的信息传输过于单向。人们无法根据自己的时间和喜好选择听什么。观众只能被动地接受它。浪费了很多时间。此外,由于考虑到身体健康,越来越多的人选择使用“倾听”而不是“阅读书籍”,市场对音频平台的需求越来越强烈。

其次,音频阅读迎合了内容方面的盈利需求。传统音频出版通常由编辑编辑。专业编辑通常选择经验和直觉,优先考虑的是工作的经济效益,但从长远来看,许多才华横溢的作者将被忽视。创意团体对创作充满热情,没有上市渠道。此外,对于传统的有声读物出版商而言,如何确保有效的销售渠道也是一个大问题。传统音频出版物成本高,生产周期长。如果无法保证销售,将造成严重的库存压力,影响出版社的盈利能力。因此,建立一个全新的平台是各方需求的所在。

最后,技术突破推动了视听阅读的发展。数字技术和网络的发展为供需矛盾创造了一个完美的桥梁。数字信号取代模拟信号,成为新的内容载体。技术突破使得在不同媒体格式之间转换音频产品变得更容易和更顺畅,并且用于生成和分发音频内容到不同格式的阈值变得越来越低。不仅如此,在互联网时代,时间和空间的障碍也大大减少,为出版社“经济效益优先”提供了条件。新技术的出现使得在声音平台上复制和分发书籍的成本更低,这极大地促进了视听阅读的发展。

正是由于市场供需矛盾的发现,再加上受众,内容提供商和出版商的强烈需求,互联网音频平台应运而生。随后,音频阅读迅速发展,主要音频平台已完成融资:蜻蜓FM于2017年9月完成融资10亿元; lychee FM于2018年1月正式更名为lychee,而D轮融资5000万美元已到位;这位懒惰的听众于2018年6月宣布完成C轮融资2亿元。声音平台的领先公司喜马拉雅FM是今年将四次上市的消息。这表明了市场对完善平台的渴望。

频繁、高额的融资是真兴盛还是假繁荣?

据大数据显示,自2009年以来,成人全国数字阅读率的接触率连续8年持续增长。截至2017年,已增加到70%以上,全国综合阅读率已达到80%以上,全国阅读需求不断提高。同时,数字阅读方法深受市场欢迎。从数字阅读行业的角度来看,数字阅读内容的丰富性正在扩大,用户的消费需求和支付意愿也得到显着提高。用户活动,用户平均使用时间和使用数据都很好,数字阅读已经成为一种用户阅读。重要渠道。需求模式的转变为音频平台提供了良好的机会,各种音频平台如雨后春笋般涌现。

最早出现的是蜻蜓FM,于2011年9月推出。该平台专注于直播和PGC(专业制作内容)。它在意见领袖和自我媒体人之间进行了大规模的合作,具有资源丰富,内容质量高的优点。始终是行业的核心,2015年将提出“PUGC”战略。 2013年推出的喜马拉雅FM完全不同。喜马拉雅FM模型于2012年8月成立,但APP于2013年推出。这是一条内容丰富,受众广泛,观众众多的路线,专注于“UGC”。 (用户制作的内容)。

尽管蜻蜓FM一直处于“UGC”的边缘,但对平台社会化的前景并不十分乐观。在盈利能力方面,它仍然依赖于“广告+内容支付”,与同行业的竞争对手相比略微疲软。然而,早在2014年,它就开始将人工智能与音频相结合,并与百度建立了密切联系,后来成为百度阿波罗计划中传统广播电台的独家合作伙伴。这种“内容支付”和“人工智能”的结合吸引了高达10亿元的融资。

但是,输入和输出不成正比。今年6月,蜻蜓FM的首席运营官肖晓在接受采访时表示,“目前的FM仍然没有盈利,但蜻蜓FM的损失非常小”,令人惊讶。毕竟,在基于内容的音频阅读行业,PGC模式中的公司具有优势并获得利润,更不用说FM早已开始将视听阅读与其他行业结合起来并寻求新的发展路径。

相比之下,喜马拉雅FM,平台的初始定位是建立一个大型平台,服务于各种群体,如观众,广告商,内容制作者和传统出版媒体。正是由于这些不同的群体,喜马拉雅FM必须从不同角度考虑企业发展问题,并创建自己独特的平台生态系统,形成一个良好的盈利模式:除了传统的“广告+内容支付”,它大胆推出。各种增值服务,例如用户的硬件设备服务和内容制作者的上游增值服务。这些措施的主要目的不是为了赚钱,而是为了增加用户对平台可持续发展的粘性。事实证明,结果非常高,喜马拉雅FM已经成为行业中的领先公司。尽管如此,在市场对声音平台的渴望的情况下,“大哥”仍然没有列出,只有几次将被列出的新闻。

当行业中的两大巨头遇到不同程度的发展问题时,两者之间的同质化竞争非常明显。在模型和用户方面没有明显差距的情况下,“卖钱”似乎是最后一个。方法,该行业即将面临巨大变化。此时,融资带来的资金是平台之间“被杀”或“自我保护”的武器。这也解释了为什么音频阅读行业有如此多的融资。

2013年推出的荔枝与前两种荔枝相比,它非常“不情愿”而且 - ——根据行业趋势“花钱”,果断转型,退出调频战场。荔枝通过文学和新鲜标签吸引了一批顽固的粉末。虽然它已经占据了市场的一席之地,但它也限制了荔枝的发展,不能做出重大改变,只能走小众的道路。而它坚持“UGG”的广播之路,则是一种约束,内容无法保证使平台缺乏后续力量,逐渐落后于同行。因此,在今年1月完成融资的同时,正式名称改为“荔枝”,主战场转为现场声音,FM战场撤销。同时,据莱智CEO赖一龙介绍,荔枝语音直播自2016年10月推出至今年1月,不到一年半的月收入近1亿,并已形成规模操作。

此外,以微信公众账号为载体的十点阅读和夜间收听等配套音频,以及中小学生,女性等特定群体创建的产品不断涌现,并由懒人听书。网易,腾讯和其他公司推出的垂直产品和音频应用也得到了融资,声音市场正在蓬勃发展。但在这种繁荣背后,它面临着大企业即将“小而混战”和小企业难以持续发展的巨大问题。

行业面临巨大变动,有声平台如何扛过“寒冬”?

2012 - 2018年,国内音频阅读市场规模持续增长,2016年至2018年是增长最快的三年音频阅读市场。据大数据显示,2017年市场规模预计为31亿元,但2018年4月发布的《2017年度数字阅读白皮书》显示,2017年音频阅读市场规模达40.6亿元,同比增长39.7%,这远远高于31之前的市场。期望为1亿元人民币。

市场的快速发展导致了声音平台的增长。崛起的声音平台使市场饱和,市场竞争更加激烈。最引人注目的是行业巨头喜马拉雅FM和蜻蜓FM之间的同质化竞争。 UGC的主要推动力之一是主推PGC,从一开始就是一个激烈的竞争关系。 10亿美元的融资尚未盈利。列出了全行业的喜马拉雅FM四通道。在竞争激烈的市场环境中,行业领导者如此困难。其他平台应该如何发展?相对成功的行业,“大哥”喜马拉雅调频就是一个例子。作者认为以下内容可供参考:

首先,盈利模式是核心。喜马拉雅FM采用的高开放度和低门槛政策吸引了许多作者群体参与该平台。相应的读者群正在使用“免费”,“补贴”,当引入时,引爆了这部分市场需求。读者的积累吸引了更多的广告客户,逐步扩大规模,形成独特的多边生态系统,创造新的盈利模式。

其次,内容建设是王道。喜马拉雅调频有三个主要举措:内容建设的监督,指导和支持。首先,加强平台对内容的监督和过滤,确保内容的高质量,弥补UGC模式中比PGC模式弱的内容的缺点。其次,我们必须对市场进行更细致的划分,打破观众与市场的差距,引导受众的消费。同时,它也有利于平台的多边效应和平台市场地位的巩固。请注意,缺乏改进的平台很容易被新的竞争对手带走。第三,它是内容创作者的支持。随着音频平台的发展,如何以最低的成本吸引和培养优秀的内容创作者成为平台发展的关键。

第三,版权保护是重点。 2010年6月,喜马拉雅FM发布了第一个高级付费课程—— Madong's《好好说话》,认为它会带来巨大的利润,但结果却被淘宝上出售的盗版课程大打折扣,项目利润大幅减少。 。此后,该平台已开始保护版权,并于2016年荣获中国最具影响力的版权企业奖。

总的来说,音频平台的出现是传统出版业寻求新发展的一种创新举措。它促进了传统出版业的产业升级,为市场注入了新的活力。同时,音频平台仍存在很多问题,如内容质量,版权漏洞,利润薄弱等。如何建立良好的平台生态系统已成为解决问题的关键,我们期待未来声音平台的变化!

文/刘旷公众号,ID:liukuang110,本文首发旷创投网